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天泰白蚀丸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07:01: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天泰白蚀丸,云南能否治白癜风,河南冯小刚白癜风,山东治白癜风的方法,安徽白癜风的危害,武汉白癜风抗白专业,洱源白癜风医院

摘要2015年4月3号,在连续坐了26年牢后,赵余权被释放。出狱那天,王小阳到永州接他。看着昔日的小姑娘已变成39岁的老姑娘,赵余权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原标题:从13岁到39岁,妹子痴情26年,只为邵东浪子回头! 5月25日,邵东县廉桥镇竹奎村五组51岁的村民赵余权一大早便起床捕鱼。期间,他分上午、下午两次分别对组道进行打扫;妻子王小阳,则负责到集市卖他头天捕回来的鱼,同时洗衣做饭、补网编绳,并小心孕育腹中的第二个孩子。 像这样男渔女织的安宁生活,赵余权夫妇已安安静静享受了两年多。当地村民纷纷感慨,如果不是王小阳26年的痴心等待,曾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赵余权,怎么也过不上现在这种堪称幸福的生活。

异乡相遇赵余权1966年出生,7岁的时候,慈爱的母亲离他而去,父兄忙于生计,无暇管他,不久他就开始“混社会”,18岁的时候,因盗窃罪在长沙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 出狱后的赵余权不思悔改,继续天南地北流窜。1989年,23岁的赵余权流窜到春城昆明,在租住地附近一家小餐馆吃饭的时候,偶然认识了涟源籍湖南女老乡王小阳。当时,王小阳还只有13岁,为了挣钱给弟弟读书,随亲戚到昆明做小工。赵余权非常喜欢这位秀气而乖巧的小老乡。

无巧不成书,一天,赵余权在小餐馆就餐的时候,恰逢几个小流氓对王小阳动手动脚,赵余权一声吼,冲上去三拳两腿将小流氓打得落荒而逃。从此,赵余权和王小阳以兄妹相称。 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赵余权不但对王小阳没有丝毫邪念,反而处处在王小阳面前刻意表现自己天使的一面。 他经常给王小阳买小礼物,带她出去逛商场、吃夜宵,甚至买来书籍,让没读过多少书的王小阳学习文化。因为暗地里在昆明屡屡犯案,赵余权觉得必须早日离开。他找到王小阳,对她说:“妹妹,我们公司的人事安排发生了变化,我要回湖南老家工作了。”“哥,你有空来昆明看我啊!”王小阳泪如雨下。 痴心等待当年,赵余权流窜到岳阳时,因寻衅滋事牵出故意伤害、持刀抢劫等旧案,被判处无期徒刑,押赴永州监狱服刑。 服刑初期,赵余权习以为常,但随着周围的犯人都有亲朋好友来探视,自己却从来无人问起,赵余权的内心里,开始出现一丝恐慌。1989年年底,再也扛不住恐慌的赵余权拨通了王小阳的电话,把一切真相,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她。 打完电话,想起刚才王小阳在电话中的惊叫声、笑声,然后是哭声、叹息声,赵余权第一次对自己的所做所为开始后悔。令赵余权无法置信的是,1990年小年那天,1500公里之外的王小阳,突然出现在永州监狱的探视室里。“哥,你是我这辈子最崇拜的男人,无论你在里面待多久,我都等你。

等你出来之后,我就嫁给你。”王小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得让赵余权不敢对视。无论赵余权如何劝说,探视之后的王小阳来到赵余权的家乡邵东廉桥,仍旧选择在一家小餐馆务工,苦苦等待赵余权刑满释放。 这一等,就是整整26年。田园渔歌起初,王小阳的痴情让赵余权难以接受,他用一次又一次的加刑,驱赶王小阳离他而去。“我越过一次狱,两次把人打成轻伤,刑期加了又加,但她就是不走,只是一次比一次哭得厉害。 到后来,我怕她哭,干脆不闹了,安心改造,她就每次来都笑,笑得特别开心。慢慢地,我开始在监狱里立功。到2015年4月3号,在连续坐了26年牢后,我终于出来了。” 赵余权回忆。出狱那天,王小阳到永州接他。看着昔日的小姑娘已变成39岁的老姑娘,赵余权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小阳,我对不起你!”“出来了就好,出来了就好!哥,从今以后,我们好好做人,好好过日子!”王小阳的头发大多已经斑白。 家乡竹奎村也张开温暖的怀抱拥抱赵余权这一回家浪子。竹奎村村支两委将老村部腾了出来,供赵余权两人临时居住,同时将他们列为建档立卡兜底脱贫对象,为他俩解决了低保,安排了保障性安置房指标,还将每月500元报酬的组道清扫任务交付给他们。 村里的乡亲听说赵余权今后一段时间主要以捕鱼为生,纷纷表示欢迎赵余权到他们承包的山塘水库里去捕捞杂鱼和龙虾、田螺、蚌壳等。赵余权家门前一口鱼塘的老板还同意赵余权到他家鱼塘里用围网存放暂不销售的鱼类。 2016年,赵余权双喜临门:当年6月,妻子给他生了一个胖小子;年底,国家帮他修建的保障性安置房竣工。“从一无所有到突然什么都有了,这两年,我天天像在做梦一样。”赵余权说。“他现在不但自己规规矩矩,还参加了村里的治安巡逻队。 前不久,他还及时平息了一起可能导致人命的纠纷。”驻村辅警何敏介绍。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昌邑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